军事申根区,再度批评北约盟国

图片 6

  中新网7月11日电
综合报道,当地时间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抵达比利时布鲁塞尔,他将参加北约峰会,对英国进行正式访问,并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

  参考消息网7月13日报道英媒称,7月11日,北约27国的政府和国家首脑在布鲁塞尔召开峰会,讨论成员国的防务开支问题,还涉及所谓“军事申根区”,以应对可能来自俄罗斯的威胁。

  [文/观察者网
尹哲]11-1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的北约峰会,会像此前G7峰会那样,陷入“口水战”吗?

图片 1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7月11日报道,北约秘书长说,会议的主要议题是成员国的防务开支问题。据报道,美国承担了北约防务费用的3/4。北约成员国当中只有4个国家的防务开支达到了规定的份额,即占GDP的2%。这几个国家是美国,英国,希腊和爱沙尼亚。

  10日启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连发两条推特称,为保护北约成员国,美国支付的费用比任何其他国家均高出数倍,“其他成员国必须出更多钱,美国则必然要少出”。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中新社记者 刁海洋 摄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抱怨欧洲国家没有履行对北约出资的义务,而让美国承担了北约的大部分费用。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特朗普在临行前表示,与普京16日的会面,甚至比见北约盟友更容易。

  在出发前,特朗普接受采访时称,此次峰会有三个任务:“我要和北约谈,要和英国谈——他们现在正有动荡,我还要和普京谈。”

  申斥德国

  另据路透社10日报道,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当天向特朗普喊话,希望他在可能会充满冲突的峰会前,不要再在军事开支问题上责备北约盟国。

  特朗普再度批评北约盟国,他说:“当然,我们有许多盟友。但我们不能被利用。欧盟一直在占我们的便宜。我们去年在贸易上损失了1510亿美元,此外,我们还支付了至少70%的北约经费。坦诚的讲,这对他们的帮助要远远大于我们自己。所以我们拭目以待吧。”

  在布鲁塞尔峰会召开之际,特朗普指责德国成为俄罗斯的“俘虏”,要欧洲国家承担更多的防务费用。他在比利时的美国大使官邸对记者说,“我们本来应该防御俄罗斯,但德国却每年付给俄罗斯亿万美元。”

图片 26月9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发了一张G7峰会的照片,气氛剑拔弩张。图源:社交媒体

  此前,特朗普就曾在社交网站“推特”上批评北约盟国,称“为了保护他们,美国的支出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出许多倍。这对美国纳税人不公平。”

  特朗普对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说,德国支持新的价值110亿美元的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工程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却迟迟不愿意承担北约防务预算的规定份额,而北约的防务预算旨在保护欧洲不受俄罗斯侵犯。

图片 3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的直接回击。图斯克称,“亲爱的美国,请感激和重视你的盟友们。毕竟,你们并没有太多(盟友)。钱很重要,但诚挚的团结更重要。”

  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说:“德国成了俄罗斯的俘虏。他们废弃了自己的煤炭广场,废弃了核电站,他们从俄罗斯进口如此多的石油和天然气。我认为北约应该讨论这类问题。”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特朗普赴欧前表示,与普京见面比见北约盟友更容易。

  图斯克提到,在9/11恐怖分子袭击美国的时候,欧洲是第一个大规模回应的国家。他进一步指出,欧洲士兵在阿富汗与美国士兵肩并肩作战。

  特朗普说因为德国60%-70%的能源来自俄罗斯,而且还在修新天然气管道,因此德国完全被俄罗斯控制。不过路透社记者梅森说,特朗普的说法有事实错误,德国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当中只有20%来自俄罗斯。

  当天,在签署欧盟与北约的一项合作协议后,图斯克感慨:“亲爱的美国,请尊重你的盟友吧,毕竟你没有那么多(盟友)了。”

  特朗普承认,美国和许多传统盟友之间的关系在他上任以来的近18个月里已经恶化。他说下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晤可能是他四次访问欧洲的“最容易”的一站。

  德国防长冯德莱恩回应说:“毫无疑问我们同俄罗斯之间存在许多问题,但在另外一方面,也应该保持国家间,盟友间,或者对手间沟通顺畅。”

  不过,他也接受欧洲需要在防务上增加开支。

  空军一号在比利时时间晚上9:03分,在布鲁塞尔的梅尔斯柏克军事基地降落。出面接机的官员包括比利时外交部礼宾司长冯斯华⋅古思堂(Francoise
Gustin)、美国驻比利时大使吉德玮兹(Ronald Gidwitz)等。

  报道称,北流天然气管道二线(Nord Stream
2)项目虽然受到一些欧盟国家的批评,但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对这个从俄罗斯进口更多天然气的管道项目给与政治支持。柏林坚持说这是个私人商业项目,里面并没有国家投资。

图片 4路透社报道截图

  “军事申根区”

  施压北约盟友由来已久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援引《每日电讯报》的报道称,估计北约领导人在布鲁塞尔峰会上可能会签署一个“流动承诺”文件,以方便北约军队调动。北约指挥官说,边界限制和基础设施问题对北约部队在欧洲部署形成障碍。

  事实上,特朗普将在峰会上就防务开支对各成员国施压,几乎是必然的。

  报道称,为对付来自俄罗斯的威胁,北约领导人准备签约承诺缩短在盟国间调动部队的时间。所谓的“流动承诺”旨在减少指挥员等待调动坦克,部队和弹药的越境许可的时间,把从目前长达40天的申请批准时间减少到5天。

  早在竞选总统时期,他就放言,如若当选,可能放弃对北约盟国的自动保护。就任总统后,特朗普已多次公开质疑北约存在的价值,甚至一度表示这一军事同盟已经“过时”。

  《每日电讯报》外交事务记者普莱曾丝报道说,一些成员国希望北约作出更多努力方便部队调动。

  6月,特朗普向德国、比利时、挪威和加拿大等国领导人致信,警告这些军费未达标的盟友,他会在北约峰会上揪住军费问题不放。

  荷兰国防部长安克·拜勒费尔德是这个呼吁的主要倡导者,她对英国《泰晤士报》说,签署协议就发出了信号表明北约对于保护其边界的承诺是认真的。

  此前,北约在2014年达成的共识是,计划在2024年将军事开支提高到GDP的2%。

  报道称,她呼吁盟国做更大努力,她说普京可能随意向任何地方调动军队,他只要发布一个命令就行。她最终希望成立一个“军事申根区”,坦克和部队可以在里面自由调动,就像欧洲人可以不经边境检查随意在欧洲流动一样。

  不过,在2017年,德国国防支出占GDP的1.24%。默克尔同时表示,德国希望到2024年将国防支出增加到GDP的1.5%%。

  美国政治网站(Politico)欧洲版的欧洲事务记者赫森霍恩此前报道说,荷兰国防部长的建议受到北约领导人的欢迎,他们认为该建议有利于增加政治压力,形成紧迫感,进一步改善北约盟国之间的军事部署能力。

  因此,有分析人士预计,此次峰会上,美国将重点向德国“开火”。

  据美国政治网站报道,驻欧美军最高司令官霍奇斯将军说,他希望部队能够在欧洲内部像移民那样迅速移动,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原以为北约部队在欧洲调遣能够像在美国从佛罗里达调到弗吉尼亚那样,但他想得太天真了。

  另外,白宫发言人霍根·吉德利7月3日对外界证实,特朗普会在北约峰会上重申,美国不想再当“世界的存钱罐”。

  政治网站的报道分析说,一些欧盟官员认为“军事申根区”的想法可能是最佳初步方案,因为该方案几乎不涉及财政支出,也就没有了政治分歧的基础。

  新华社援引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欧洲问题专家朱莉·史密斯的话称,特朗普在峰会前向盟友发出“讨债”信号,为这场重要的会议设定了错误基调。她说,这不是作为美国总统为联盟会议做准备的方式,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报道称,当然照搬申根区存在一些问题,需要欧盟和北约的官员讨论有关细节。因为并非所有欧盟国家都是北约成员国,并非所有申根国家都属于欧盟,或都属于北约。

  挪威外交大臣伊娜·瑟雷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在北约峰会这个重要场合不应过于纠缠于军费问题,加强安全防务才是北约的根本目标。

  美俄峰会

  峰会后的“特普会”引担忧

  报道称,在布鲁塞尔两天的峰会后,特朗普16日将在赫尔辛基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北约峰会后特朗普直接去同普京会面,这似乎显示了美国和北约关系正在冷却。

  北约盟友方面所谓的“加强安全防务”,其背后是欧洲对即将到来的“特普会”的担忧。

  近几周来,特朗普还以国家安全关注为由对欧盟和加拿大钢铁施加关税,引起美国及其盟国间的摩擦。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峰会前夕对特朗普喊话说:“请珍惜你的盟友,你没有很多盟友。”

  按计划,北约峰会结束后,特朗普将于16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会面。

  《每日电讯报》报道称,特朗普和普京的峰会可能令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不快,因为英国正在反复指责俄罗斯在英国发动化学武器攻击。

  新华社评论认为,俄罗斯一直北约集体防御的主要对象。欧洲国家担心,特朗普先大肆抨击盟友,然后又去赫尔辛基与普京握手,将有损北约的凝聚力,引发跨大西洋联盟的信任危机。

  报道注意到,特朗普同普京会面前还曾经呼吁重新接纳俄罗斯进入七国集团。俄罗斯因为克里米亚问题被排除出七国集团。

图片 5

图片 6《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华盛顿邮报》8日发文称,“疏欧亲俄”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特朗普会不会像“金特会”后中断美韩军演一样,叫停美国在东欧的军事演习,或者如G7峰会那样,在克里米亚问题上迎合普京,真的不好说。

  北约盟国担心,特朗普的“亲俄”可能引发崩盘,令北约凝聚力和互信水平岌岌可危。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对《解放日报》表示,北约成员国对“特普会”影响组织合作的担忧实属过分焦虑。

  他进一步表示,不可否认,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在政治、经贸、军事乃至价值观等方面均出现裂缝,这种情形以往并不多见,但无法撼动从历史中走来、以安全架构为底线的北约同盟关系。

  “且不说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的牵制,单就‘特普会’可能取得的成果而言,充其量是‘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或中东问题上的进展。这两项都不会对北约构成压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