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男神揭秘文物修复过程,修钟竟然这么复杂

图片 15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19日电(记者
宋宇晟)“这是我们故宫修复钟表的王津,网上都叫他‘男神’。他确实挺‘神’的。你瞧那钟表到他手里一修,点得走得准,那鸟得叫,那水得流,小人得出来,到点还得敲钟……”在历次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讲座中,钟表修复师王津总会充当演讲中的一两个“包袱”。

客户端北京4月24日电“这是我们故宫修复钟表的王津,网上都叫他‘男神’。他确实挺‘神’的。你瞧那钟表到他手里一修,点得走得准,那鸟得叫,那水得流,小人得出来,到点还得敲钟……”在历次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讲座中,钟表修复师王津总会充当演讲中的一两个“包袱”。

图片 1
王津师傅在修复文物(资料图)

  在这些“包袱”背后,故宫钟表如何修复?日前,王津走上了国家图书馆讲台,讲述了他在故宫修文物的故事。

在这些“包袱”背后,故宫钟表如何修复?日前,王津走上了国家图书馆讲台,讲述了他在故宫修文物的故事。

  近日,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网上爆红:网络点击率超70万;豆瓣评分高达9.5,超过热播剧《琅琊榜》。该片共三集,讲述一群“貌似普通、身怀绝技”的故宫文物修复工作者的故事。人气最高的钟表组王津师傅,已被网友称作“故宫男神”。有网友评价他称:“印象中的大国工匠,应该就是这个样子,温暖而谦逊,执著而内敛。这样的品质才能担当起某个职业的脊梁。”

图片 2讲座后,王津被听众团团围住。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图片 3讲座后,王津被听众团团围住。记者
宋宇晟 摄

  昨日,长江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钟表组修复师王津、亓昊楠。对网友的厚爱,王津认真地对记者“澄清”:超高人气不是针对他本人的,是因为他所修的钟表。“过去,很多人不了解深藏在故宫中的珍贵钟表,通过这个片子,大家看到一座钟的修复过程,当然会感到很神奇。”

  在故宫修钟分几步?

在故宫修钟分几步?

  花一年时间让古钟重变戏法

  在故宫,修钟表也有固定的步骤。第一步就是提取文物。“从我们的库房提取。我们一般提取文物就是手推车——很普通的那种手推车——我们用了几十年一直到现在。”

在故宫,修钟表也有固定的步骤。第一步就是提取文物。“从我们的库房提取。我们一般提取文物就是手推车——很普通的那种手推车——我们用了几十年一直到现在。”

  《我在故宫修文物》里出现多位修复师,分别负责修理故宫的青铜器、宫廷钟表、陶瓷、木器、漆器、百宝镶嵌、绣品、书画等,钟表既非最古老,也非最珍贵。为什么王津最红?58岁的王津觉得,要感谢故宫钟表精密机巧的视觉效果。有网友评论为证:“看到王老师修好的钟表运转时的样子,整个人都看傻了。”

  “有人就说像是推垃圾那种车。好多人说可以赞助我们现代化的、电动的车。真不是买不起,是不适用。”

“有人就说像是推垃圾那种车。好多人说可以赞助我们现代化的、电动的车。真不是买不起,是不适用。”

  “唉,一个翅膀能动,一个翅膀动不了”,《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王津皱起眉头,对着古钟上的小鹅研究。王津说,宫廷钟表一般有着复杂的机械传动系统,代表当时世界先进机械制造水平,修复时,最难的不是恢复走时功能,而是恢复演艺功能。

图片 4

图片 5资料图:王津和他“80后”的徒弟亓昊楠。新华社记者
吕帅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片中,王津师徒修好一组(2件)铜镀乡村音乐水法钟,令人印象深刻。王津告诉记者,铜镀乡村音乐水法钟是乾隆皇帝所藏,钟顶是一个“农场”,有房子、有农户,有成群家禽、家畜及模拟流水,个个部件均能活动,构造极复杂。但刚出库房时,这座钟非常残破,零件散落,“能看出,多年前有人修过,但没成功”。

  资料图:王津和他“80后”的徒弟亓昊楠。新华社记者 吕帅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这其实是王津的经验之谈。“这个车非常稳定,我们几十年没有因为运送文物而造成损伤。故宫里门槛特别多,又上坡又过门槛。我们把文物放在这个车上,到时候遇到门槛,我们连车整体抬,不会因为上下坡或过门槛损坏文物。”

  “齿轮的咬合,就是几毫米的事儿,差一点都动不了。”修复中,每个自造零件都得和原配件吻合。为自制一个齿轮,王津需要用小细锉慢慢在齿上“找”,以求精确。“一个零件花几天、一周做,都很正常。”

  这其实是王津的经验之谈。“这个车非常稳定,我们几十年没有因为运送文物而造成损伤。故宫里门槛特别多,又上坡又过门槛。我们把文物放在这个车上,到时候遇到门槛,我们连车整体抬,不会因为上下坡或过门槛损坏文物。”

“过去故宫有的地坑坑洼洼。我们把车胎气放一半,走起来就不那么颠,推起来非常沉。虽然推起来费劲,但对文物好。”

  “终于都能动了”,修复工作开始8个月后的一天,看着修好的老钟,王津舒了口气。

  “过去故宫有的地坑坑洼洼。我们把车胎气放一半,走起来就不那么颠,推起来非常沉。虽然推起来费劲,但对文物好。”

图片 6资料图:《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的王津。视频截图

  王津修复过最复杂的钟当属2010年修复的“老人变戏法钟”。这座古董钟由瑞士钟表大师路易斯·罗卡特公元1829年(道光九年)制造,共有七套传动装置,70多厘米高。钟有多套动力系统,钟里的戏法老人,手中的豆子、小球可变色。运转时,钟顶小鸟不断张嘴、转身、摆动翅膀,身下圆球随之转动,三个圆盘也同时不断变色转动。为修好它,王津和专家、助手耗时一年。

图片 7资料图:《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的王津。视频截图

提取后的文物还要经历除尘、拍照才能开始“拆”。“要把所有零部件全部拆洗,在清洗去锈当中主要检查零件的损伤情况。清洗后还要一一记录。”

  月薪六七千,他很满足

  提取后的文物还要经历除尘、拍照才能开始“拆”。“要把所有零部件全部拆洗,在清洗去锈当中主要检查零件的损伤情况。清洗后还要一一记录。”

第六步才开始组装、调试,然后把文物上蜡、上油,全完事还要做一份修复报告,再退给文物保管部门。“退还的时候人家要验收,就上上弦,一拨表针,该演奏演奏,该有音乐有音乐,差一点都交不了活儿。”

  王津告诉记者,故宫库房待修钟表大多年久失修,破损严重,大多为孤品。没有资料,没有零件,只能自己琢磨。

  第六步才开始组装、调试,然后把文物上蜡、上油,全完事还要做一份修复报告,再退给文物保管部门。“退还的时候人家要验收,就上上弦,一拨表针,该演奏演奏,该有音乐有音乐,差一点都交不了活儿。”

图片 8《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王津修复的钟表。视频截图

  “前几天刚修好的底座,又出问题了。那两天屋里湿度8%,现在是45%,潮气一大,底板有点变形。”王津说,宫廷钟传动系统大多一环套一环,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不行,而出问题的几率还挺大,只能一点点排查故障,“反反复复,好像永远没有尽头。”

图片 9《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王津修复的钟表。视频截图

纪录片背后的故事

  “干的时间长了,也就磨出来了。你要是坐不住,就只能改行呗。”王津说,修钟很容易烦躁,遇到这种情况,他就出去,溜达溜达,等不烦了再回来接着干。“总比心情烦躁、修出篓子要好。”

  纪录片背后的故事

对于王津来说,这样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走红缘于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王津估算,这些年,他修好的钟表有300余件,“这里的很多大型钟,大英博物馆都没有。”故宫库存还有上千件钟表,等着他和后几代徒弟们慢慢琢磨。

  对于王津来说,这样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走红缘于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在纪录片中,他戴着放大镜、皱着眉头,专心修复一座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试图让钟顶上小鸡翅膀能随音乐动起来。一夜之间,王津成了B站年轻人眼中的“儒雅男神”,有弹幕称赞他是“故宫郑少秋”。

  有网友在网上提问:“我不知道这些师傅能赚多少钱。”王津向长江日报记者透露,他月薪六七千元,在北京算不上高收入,但他很满足,“主要还是喜欢、有兴趣。看到一座破旧的钟,能在我面前恢复活灵活现,心里特舒坦。”

  在纪录片中,他戴着放大镜、皱着眉头,专心修复一座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试图让钟顶上小鸡翅膀能随音乐动起来。一夜之间,王津成了B站年轻人眼中的“儒雅男神”,有弹幕称赞他是“故宫郑少秋”。

“来拍纪录片之前,我们这个钟已经开始修了。当时还没有拍纪录片的计划,我们修到半截,剧组过来拍摄了。真正他们只拍了修复中间到完成的过程,前面没有拍到。”

  “80后”徒弟善用新技术

  “来拍纪录片之前,我们这个钟已经开始修了。当时还没有拍纪录片的计划,我们修到半截,剧组过来拍摄了。真正他们只拍了修复中间到完成的过程,前面没有拍到。”

图片 10资料图:《我在故宫修文物》海报。

  王津和徒弟亓昊楠是中国仅有的两位专职宫廷钟表修复师。对跟了自己近10年的徒弟,王津说很放心。

图片 11资料图:《我在故宫修文物》海报。

故宫收藏的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共两个,当时修复一人修一个,王津负责其中一个。“我那个打开之后里面机芯全是乱的。这证明原来修过,但没修上,就把所有零件全给扔在里面了,也没有回位。我们有照片能看到当时打开的时候,轴、齿轮全散在里面。”

  亓昊楠35岁,10年前毕业于北方工业大学自动化专业。亓昊楠告诉记者,毕业应聘时,他没有任何钟表修理经验。来王津工作室参观后,他挺感兴趣,也觉得能学到一技之长,就留下了。

  故宫收藏的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共两个,当时修复一人修一个,王津负责其中一个。“我那个打开之后里面机芯全是乱的。这证明原来修过,但没修上,就把所有零件全给扔在里面了,也没有回位。我们有照片能看到当时打开的时候,轴、齿轮全散在里面。”

当时为什么不修了?王津发现就是其中一个大的塔盘轮坏了。“那个齿轮一圈的齿全部打掉了。可能在调试当中弄坏了,当时估计是做不了,盖上盖,里面就没动。”

  对枯燥、重复的修复工作,亓昊楠刚开始嫌静,慢慢就习惯了。学了3年多,他也可以独立修理钟表。

  当时为什么不修了?王津发现就是其中一个大的塔盘轮坏了。“那个齿轮一圈的齿全部打掉了。可能在调试当中弄坏了,当时估计是做不了,盖上盖,里面就没动。”

由于损毁严重,王津只好“做一个新的给配上”。但新的塔盘轮跟老的齿轮咬合后不转。“因为老的齿轮过去运转有磨损的痕迹,跟新做出来的咬合不到一块。我们就把新做的这个,拿特别细的那种锉,一个齿轮一个齿轮地锉,锉到自然磨损的状态。花了将近一个星期。”

  亓昊楠表示,相比老一辈修复师,年青一代也有独特优势。他利用摄像、摄影、多媒体技术等收集修复技术,进行对比分析,形成一套更适用的修复办法。此外,年轻修复师总能冒出新点子。亓昊楠经常通过外出考察、交流,找到一些新的材料、技术,用于修复工作更高效。在清洗零件时,他尝试使用国外进口专业药液,引进专业清洗机,代替传统使用的煤油、手工清洗,效果好,又不伤手。

  由于损毁严重,王津只好“做一个新的给配上”。但新的塔盘轮跟老的齿轮咬合后不转。“因为老的齿轮过去运转有磨损的痕迹,跟新做出来的咬合不到一块。我们就把新做的这个,拿特别细的那种锉,一个齿轮一个齿轮地锉,锉到自然磨损的状态。花了将近一个星期。”

图片 12资料图:王津。泱波

  作为第四代故宫修复师,亓昊楠对未来有信心。“跟着师傅慢慢学,还能学不少东西。”

图片 13资料图:王津。泱波 摄

修文物“是乐趣所在”

  故宫多“网红”

  修文物“是乐趣所在”

虽然不得已为这件文物配上了新的零件,但王津还是强调,故宫的修复理念“一直是保护原状,最小干预”,但“该大修的地方一定要大修,不能凑合”。

  链接>>>

  虽然不得已为这件文物配上了新的零件,但王津还是强调,故宫的修复理念“一直是保护原状,最小干预”,但“该大修的地方一定要大修,不能凑合”。

“如果发条断了,修复时还是要用传统方法打磨再给它接上,尽量用老发条。说实话,新发条可以做,但做出来效果真是不好。我们现在也在外面定制一些,做出来的真是达不到过去那效果。所以我们实在糟的不行才换一新的,能修就尽量修。”

  记者宋磊

  “如果发条断了,修复时还是要用传统方法打磨再给它接上,尽量用老发条。说实话,新发条可以做,但做出来效果真是不好。我们现在也在外面定制一些,做出来的真是达不到过去那效果。所以我们实在糟的不行才换一新的,能修就尽量修。”

在讲座最后,王津用照片和视频展示了几件钟表的修复过程和最终修好的成果。每一件文物都从“灰头土脸”到能够准时打点、清脆地发声……

  网店萌物大卖、APP上榜、修复师傅成“男神”,近年,“故宫热”席卷网络。

  在讲座最后,王津用照片和视频展示了几件钟表的修复过程和最终修好的成果。每一件文物都从“灰头土脸”到能够准时打点、清脆地发声……

王津说,最复杂的一件“瑞士魔术人钟”他修了整整一年。而那件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修了八个月。

  2010年,故宫博物院的网上商店开张,“故宫淘宝”仅在新浪微博粉丝已超过41万。“朝珠耳机”、“皇帝大婚胶带”、“顶戴花翎官帽防晒伞”、“嬷嬷针线盒”、“朕亦甚想你”折扇、“奉旨旅行行李牌”……各式“脑洞大开”的文创产品,“萌哭了”粉丝,赚足了人气。

  王津说,最复杂的一件“瑞士魔术人钟”他修了整整一年。而那件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修了八个月。

图片 14资料图:《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的王津。视频截图

  自2013年起,故宫博物院陆续推出APP《胤禛美人图》《紫禁城祥瑞》《韩熙载夜宴图》,连续3年上榜App
Store“中国区年度优秀APP”,其中《韩熙载夜宴图》被评为“中国区2015年度最佳APP”。目前,故宫资信部的10人团队联合外包设计公司,总共做了7款APP,下载总量超过500万次。电子日历APP《每日故宫》,号称要提供“一个简单的美”,这也是7款APP里下载量最大的,超过100万次。

图片 15资料图:《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的王津。视频截图

在听众看来,这样的过程远算不上有趣,但当看到最终修好的钟表时,台下不断地发出赞叹的声音。

  2014年,故宫推出第一款少儿游戏APP《皇帝的一天》,网友们将它与故宫朝珠耳机、“朕就是这样汉子”折扇一道,称为“故宫萌物”。

  在听众看来,这样的过程远算不上有趣,但当看到最终修好的钟表时,台下不断地发出赞叹的声音。

讲座结束后,不少观众围住王津,有人找他要签名,有人和他合影。一位观众问:“我看修钟表过程挺枯燥的,您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2015年12月,故宫官网开始连载第一部动漫剧《故宫大冒险》,讲述故宫神兽“勇斗大魔王”的故事。这部面向青少年的动漫大热,还吸引了不少成年人,一位苏州大学本科生转发微博:“不知不觉玩了一小时《故宫大冒险》,故宫设计师有毒。”

  讲座结束后,不少观众围住王津,有人找他要签名,有人和他合影。一位观众问:“我看修钟表过程挺枯燥的,您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王津说:“其实不枯燥,你看起来工作过程枯燥。但当最后看到一件文物修好的那个结果,就不枯燥了,那是乐趣所在。”

  2016年1月,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央视播出,其年轻化、生活化风格,也引来众多网友热捧。有粉丝专门给修复师傅王津做了短片。

  王津说:“其实不枯燥,你看起来工作过程枯燥。但当最后看到一件文物修好的那个结果,就不枯燥了,那是乐趣所在。”

  (文章来源:长江日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