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分裂危机,英国工党

图片 2

伦敦9月13日(记者 Kylie MacLellan) –
英国反对党工党新党魁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的副手瓦特森(Tom
Watson)周日称,工党必须在科尔宾的领导下团结起来。他还透露,自己与科尔宾在防务及外交政策等方面上存在分歧。

据新华社报道,英国最大的反对党工党9月24日举行党魁选举,现任党魁杰里米·科尔宾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成功连任。

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此前提出的“脱欧”方案遭欧盟否决的背景下,英国两大政党并未就“脱欧”提出更具有吸引力的新方案。在距离英国正式脱离欧盟不足6个月的时间点,英国将以何种形式“脱欧”,成为一个巨大的未知数。”贾维德还宣布了针对欧盟移民的新方针,表示英国“脱欧”以后将收回欧盟公民自由出入英国的权利,同时也不会优先考虑给予欧盟低技能劳工入境签证,以向欧盟施压。鉴于“契克斯计划”已被欧盟否决,英国舆论本以为保守党会借此次大会抛出新的“脱欧”方案,但是特雷莎·梅并未给出新方案,这使得不少人认为目前英国政府对于“脱欧”进程已逐渐失去控制权。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工党一些年轻的成员是党魁科尔宾的忠实拥趸,支持英国留在欧盟内,而一些资深的“蓝领”阶层党员则主张脱离欧盟。

老牌左翼政客科尔宾在工党成员及支持者中获得了59.5%的支持率,但在工党议员中的获得的支持却寥寥无几。有些工党议员表示,如果工党走左倾路线,将无法在2020年赢得下届大选。

此次选举只有两名候选人参与角逐,科尔宾以61.8%的得票率轻松击败挑战者欧文·史密斯,超过了他在去年党魁选举获胜时所赢得的59.8%的得票率。

核心阅读

“我理解议会同仁的担忧,这对工党而言是巨变,否认这是巨大的政治重组没有意义,科尔宾已经获得了我党成员赋予的艰巨使命,”周六当选为工党副党魁的瓦特森对BBC说。

有超过50万名工党党员、工会成员和有登记的支持者投票。根据计票结果,科尔宾获得了31万3209张选票;他的对手史密斯获得了19万3229张选票。

日前,英国最大的反对党工党及执政党保守党先后召开年度会议,“脱欧”成为两场年会争论的焦点。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此前提出的“脱欧”方案遭欧盟否决的背景下,英国两大政党并未就“脱欧”提出更具有吸引力的新方案。一方面,保守党内部围绕特雷莎·梅提出的“脱欧”方案出现了严重分裂;另一方面,工党抓住英国国内对于“脱欧”乱局的不满,计划推动提前大选和针对“脱欧”的“二次公投”。在距离英国正式脱离欧盟不足6个月的时间点,英国将以何种形式“脱欧”,成为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我对同仁们说,请继续关注事态发展,尊重我党成员赋予他的使命,试着团结起来。”

科尔宾在胜选演讲中呼吁工党保持团结,敦促所有工党党员和议员一起努力,击败首相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政府。他指出,保守党政府在英国面对“脱欧”这一历史性挑战的时刻选择了迟疑和倒退,损害了国家的利益。

保守党内产生严重分歧

瓦特森称发动反对科尔宾政变的机率为“零”,但承认在政策上存在需要克服的分歧,这将会交由工党成员来表决。

他还说,工党是英国进步的引擎,一定能赢得下次英国大选。

英国舆论表示,今年工党和保守党年会演变成一场关于脱欧的“混战”。保守党年会于10月3日落幕,年会的口号是“机遇”。英国《镜报》对此评论称,今年保守党大会的口号与2015年类似,当年的口号为“安全、稳定、机遇”,而今年拿掉了“安全”和“稳定”,这也恰恰暗示了一波三折的“脱欧”进程可能会让英国付出的代价。

瓦特森还称,在2017年底就英国是否留在欧盟进行公投时,他无疑会支持英国留在欧盟。

图片 1

9月20日在奥地利闭幕的欧盟非正式峰会上,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表示,英国提出的“契克斯计划”主张的经济合作框架行不通,理由是这将破坏欧盟的单一市场规则。欧盟的这一表态事实上等于否决了特雷莎·梅的“脱欧”方案。

一些英国亲欧人士担心,科尔宾的崛起会令鼓励工党选民支持英国留在欧盟的希望化为泡影。

英国最大的反对党工党9月24日举行党魁选举,现任党魁杰里米·科尔宾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成功连任。

在保守党年会上,虽然特雷莎·梅没有再提到“契克斯计划”这个字眼,但依然在强调其计划中主张的“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以及“确保无障碍的贸易”这两条原则。她表示如果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就必须要达成一个对英国有利的协议,虽然“硬脱欧”将会令英欧两败俱伤,但是英国也并不惧怕这个结果。“硬脱欧”指英国无法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的情况下脱离欧盟。

工党议员John
Mann称,若科尔宾领导工党在明年5月的地方及地区选举中获胜,才有权带领工党角逐2020年大选。

现年67岁的科尔宾抨击梅恢复文法学校教育改革计划,认为这给国家带来了分裂和破坏。他表示工党将在下周组织游行示威,要求政府公布更有包容性的教育方案。

然而,特雷莎·梅的坚持并未获得党内的一致认可。相反,此次保守党大会演变成了一场英国“前任内阁”成员和“现任内阁”成员之间的激烈争执。以英国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为代表的保守党成员,公开反对“契克斯计划”,认为这个方案“不符合英国利益”,约翰逊甚至还抛出了自己的“脱欧”计划,与“契克斯计划”分庭抗礼。英国舆论广泛认为约翰逊已做好争夺保守党领导权的准备。英国前“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戴维斯也表示,特雷莎·梅在谈判策略上出现了失误,应早日放弃“契克斯计划”。

“但他若未能做到这一点,我党就必须行动,”Mann在《星期天邮报》发文写道。“如果经证实我们确实选了一位错误的领导人,我们就不能……再次坐视不管。”

自英国6月公投决定“脱欧”以来,工党内部出现分歧,科尔宾被指在之前拉票过程中努力不足。长期以来,科尔宾一直对欧盟持批评态度,被认为是多年来最为“疑欧”的工党领导人。大批工党影子内阁成员对科尔宾处理“脱欧”公投表现不满而相继辞职,党内矛盾加剧。

同时,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内政大臣赛义德·贾维德等现内阁成员则坚定支持首相,呼吁党内团结、一致对外。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表示:“现在是让我们团结起来的时刻。只有我们先团结起来,保守党才能团结起整个国家,分裂不会让英国更好地‘脱欧’,反而会使结果变得糟糕。”贾维德还宣布了针对欧盟移民的新方针,表示英国“脱欧”以后将收回欧盟公民自由出入英国的权利,同时也不会优先考虑给予欧盟低技能劳工入境签证,以向欧盟施压。

编译:侯雪苹 发稿:王琛

6月28日,工党国会议员以172票对40票大比数通过了对科尔宾的不信任动议,要求他辞去党魁职务,但科尔宾拒绝辞职。工党随后决定重选党魁。

鉴于“契克斯计划”已被欧盟否决,英国舆论本以为保守党会借此次大会抛出新的“脱欧”方案,但是特雷莎·梅并未给出新方案,这使得不少人认为目前英国政府对于“脱欧”进程已逐渐失去控制权。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科尔宾在胜选后向曾经反对他的工党议员伸出了橄榄枝,表示工党党内的共识远远超过分歧,应该从现在开始捐弃前嫌,作为一个政党一起努力奋斗。他宣称,工党一定能在下届大选中获胜,并呼吁所有党员和支持者团结起来携手共进,给英国带来真正的改变。

工党主张提前举行大选

对科尔宾连任的结果,执政的保守党则表示,“没有人应该庆祝这一胜利。工党所提供的政策对那些想要政府为他们做些什么的人来说,无济于事。”

工党于9月23日至26日在利物浦举行年会,是否推动提前举行大选以及针对“脱欧”问题的“二次公投”成为此次会议的重要议题。

这是工党短短一年之内举行的第二次党魁选举。去年5月,由于在议会选举中落败,时任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宣布辞职。同年9月,工党举行党魁选举,以政治立场激进着称的科尔宾在不受本党议员待见的情况下,凭借“草根”阶层支持,以绝对优势当选工党党魁。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工党一些年轻的成员是党魁科尔宾的忠实拥趸,支持英国留在欧盟内,而一些资深的“蓝领”阶层党员则主张脱离欧盟。因此在是否要推动“二次公投”问题上,工党内部也存在不小的分歧。工党影子内阁财政大臣约翰·麦克唐纳表示,不会支持“重现2016年的脱欧公投”,而影子“脱欧”大臣基尔·斯塔默却坚持,应保留公投的可能性。

科尔宾是工党着名的“老左派”,主张国有化,反对君主立宪制,反对英国保留核武器,并多次对爱尔兰共和军、哈马斯等被多数西方政府看作恐怖主义武装的组织表示同情。

单就“二次公投”究竟是该为以何种形式“脱欧”、是否要就“脱欧”再次投票,工党内部进行了拉锯战式的辩论。一名亲欧派工党议员表示:“让人们在没有‘留欧’选项的情况下投票,就如同开一辆没有倒挡的车,太荒谬了。”工党总书记布兰登·奇尔顿则表示“二次公投”是“损害工党名誉、疏远我们的支持者”的行为。

英国媒体分析称,在教育和医疗方面,科尔宾倡导免费的大学教育,希望采取步骤来维护国民医疗保健制度的完整性。他主张增加对富裕阶层的征税,加强工会,并提出通过铁路国有化的方式降低票价并提高交通效率……总而言之,科尔宾领导的工党逐渐背离了布莱尔、布朗推行的贴近中间立场的“新工党”路线,把中间左翼的工党拉回到上世纪80年代的左翼意识形态时期。

最终,在长达5个多小时的激辩后,工党在大会上达成了一项动议。动议表示,工党将着力推动提前大选,如果提前大选无法实现,则有可能会推动围绕“脱欧”的全民“二次公投”。不过,这个“二次公投”究竟意味着什么,工党也没有给出清晰的解释。

图片 2

工党在推动“二次公投”问题上的含糊不清和闪烁其词,让保守党批评其“玩政治游戏”,支持“二次公投”仅为了迎合公众对“脱欧”的不满情绪,却无法提出一个明确的方案。

“硬脱欧”将付出沉重代价

在保守党年会期间,会场外一度聚集上千名挥舞欧盟旗帜的示威者。他们抱怨说,英国选择“脱欧”是盲目之举,英国不是在“软脱欧”和“硬脱欧”之间选择,而是在“盲脱欧”。

目前看来,“硬脱欧”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增大。如果无法在今年11月前完成“脱欧”谈判,英欧的贸易往来届时将不得不退回到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进行,这对互为重要贸易伙伴的英欧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双方贸易成本预计将增加。

在英国两党陷入党争和内耗时,欧盟为英国抛出了一项新的“脱欧”方案。欧盟以不久前与加拿大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为蓝本,提出了一项被称为“超级加拿大”或“加拿大+”的计划。欧盟认为,其与英国之间也可达成类似与加拿大之间的这种贸易协定,这是目前较具可行性的计划。

“超级加拿大”计划获得了鲍里斯·约翰逊等人的支持,也成为部分保守党党员用来对抗特雷莎·梅的武器。约翰逊表示,“契克斯计划”是“灾难性的”,而“超级加拿大”计划才是“正确的选择”。

不过,在与欧盟的贸易问题上,英国和加拿大存在巨大差别。英国广播公司称,加拿大只有10%的对外贸易是与欧盟进行的,构成也较为简单,而英国却多达43%,领域涉及金融、服务等多个方面,欧盟也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因此,英国若要与欧盟达成类似加拿大的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要复杂得多。

英国媒体普遍认为,英国和欧盟之间的分歧实质是在北爱尔兰边界问题上。图斯克多次表示,欧盟和英国是否能就“脱欧”协议达成一致,关键问题是英国政府应放弃在北爱尔兰边界问题上的“执念”,但英国政府反复强调,不允许让北爱尔兰和英国本土在关税等方面实行双重标准,这是英国的“红线”。在这种僵局下,如果双方都无法在边界问题上提出创新性的解决方案,“硬脱欧”将变得无可避免。

(本报伦敦10月7日电)

作者简介

姓名:强 薇 工作单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