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因抚养费起纠纷,小孩和家人吃饭走散

图片 4

5月3日20时许,一名刘姓女士称在欣阳看见一名4岁小女孩找不到家长在路边不停的哭泣,便将小女孩带到了派出所。

图片 1图片 2大图:民警找到姐弟俩发现他们蜷缩在街头。小图:民警将流浪街头的姐弟俩带回派出所。

:2015-12-08 09:32:35

民警耐心安抚小女孩的情绪,让警娃陪着小女孩玩耍消除孩子紧张的情绪,孩子慢慢平静之后,说出自己的名字陈某某,问其妈妈的电话是多少时,却怎么也说不清楚,正在民警看视频查找小孩丢失线索时,小孩父母拨打了110。21点,小孩母亲张某从南开中学赶来派出所接回小孩,相见之时,小孩和其母亲忍不住痛哭。小孩系贵州人,才和婆婆爷爷从贵州来重庆与父母相聚,一家人在吃饭过程中,小孩走出了饭店大门,找不到回去的路,和家人失散。

前两天,南京秦淮警方接到了一个特殊的报警,一名12岁的女童自己拨打“110”称找不到爸爸妈妈了。民警找到孩子后了解到,一对分居两地的夫妻因为谁带孩子的问题吵架赌气,将亲生的儿子和女儿丢弃在路边不闻不问。民警很快就联系上了孩子的父母,并对这对荒唐的夫妻予以了严厉警告。

图片 3

图片 4

12岁姐姐带6岁弟弟“流浪”街头

女孩在救助机构,民警看望并陪其玩耍。大兴警方供图

6月26日早上八点半钟左右,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中华门派出所接到了一个特殊的报警。电话里一个小女孩用稚嫩的声音告诉民警,她和弟弟找不到
爸爸了。民警进一步询问后,小女孩在路人帮助下报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民警得知地址后,立即赶往了现场。找到报警的女童后,一热心的环卫工告诉民警:“这
两个小孩待在这里有一个多小时,我不放心就一直陪着他们,现在警察同志来了我就放心了。”看见民警,小姑娘啜泣地说:“警察叔叔,爸爸妈妈不要我们了。”

“妈妈不要我了,我要找妈妈”——11月16日20时左右,大兴区清源派出所民警接到市民报警,称大兴一小区门口有一8岁女孩坐在马路上哭着要找妈妈。

民警叮嘱市民节假日期间人多车多,外出时务必要照顾好自己的小孩,张某夫妇对民警和热心市民的帮助表示非常感激,表示以后一定会注意小孩的安全。

民警了解到,今年12岁的彤彤(化名)和她6岁的亲弟弟小伟(化名)
跟着妈妈在老家生活,他们的爸爸在南京打工。前一天晚上,妈妈突然把姐弟俩送到车站,让他们到南京找爸爸。而爸爸在车站接到孩子后,在回家途中突然说自己
有事,就扔下他们姐弟俩走了。姐弟俩站在街边等了一个晚上也不见爸爸回来,12岁的姐姐只好拿起临行前妈妈给的手机拨打了“110”报警。

据大兴警方透露,小女孩系非婚生子,亲生父母因抚养费问题起纠纷,母亲扔下孩子离开。目前,警方正在请示上级单位是否对张某遗弃孩子的行为进行立案。

民警帮“无人认领”的姐弟寻亲

对此,律师称,孩子母亲在明知其女是未成年人,且无家可归的情况下,将女儿遗弃街头,涉嫌遗弃罪。

在回派出所路上,弟弟小伟告诉民警,爸爸经常打妈妈,妈妈一生气就跑去外地不回来了。姐弟俩也居无定所,有时跟妈妈生活,有时回南京找爸爸。民
警从彤彤手机的通讯录里找到了她母亲周某的联系方式,拨通电话后,对方却告知民警,自己不是周某。民警通过警务平台查询后,得知姐弟俩的外祖父母在南京做
小生意。民警随即驱车带他们找到孩子的外祖父母。本以为能将孩子顺利送还,不料两位老人见到孩子后,立即黑着脸驱赶民警,嘴里还嚷嚷着没有这两个外孙外孙
女。

母亲带女孩来京索取抚养费

姐弟俩受到惊吓,直往民警身后躲。民警耐心安抚双方后,老人告诉民警,自从当年小孩的妈妈瞒着父母跟小孩的父亲张某结婚后,老两口就和女儿断绝
关系,十几年不曾联系。见两位老人态度坚决,寻亲之路再度中断,无奈之下民警又把姐弟俩带回了派出所。因为小女孩手机里并没有张某的电话,民警只能通过警
务平台对同名同姓的张某进行梳理,在搜索了一个多小时后,民警终于联系上了孩子的父亲张某,通知他立即来派出所领回儿女。不料在电话里,张某推托称自己不
在南京,让民警联系孩子的妈妈。面对民警的厉声警告,张某这才答应来接姐弟俩。

11月16日20时左右,天空下着小雪。大兴区清源派出所接到两名女性报警,称路过黄村镇丽园小区门口,看到有一小女孩在哭。

民警:故意遗弃子女将追究刑责

“小女孩穿着棉衣,背着书包,一直在哭,喊着‘妈妈不要我了,我要找妈妈’”,清源派出所民警崔林浩和同事赶到事发地点丽园小区B区一门口时,小女孩怯生生地不敢靠近,直至警方表明身份后,才随同民警一起前往派出所。

26日下午,孩子的爸爸张某来到了派出所,张某告诉民警,自己有时会打妻子,妻子被打后就丢下姐弟俩跑回了老家,已经一年没回南京了。张某想自
己在南京含辛茹苦地带孩子,妻子却在外地对孩子不闻不问,于是一赌气就把姐弟俩送回妻子那。而妻子也百般推托,姐弟俩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这次,两个孩
子再度被送回南京,张某越想越气,冲动之下就把小孩丢在了路边。

警方在小女孩书包里找到一写有电话号码的字条,并联系到孩子的母亲张某。

民警质问张某,“如果彤彤和小伟被拐走怎么办?”张某听后哑口无言,羞愧地低下了头。民警告诉张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父母或
者其他监护人不依法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予以劝诫、制止;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
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罚,若情节严重构成遗弃罪的话,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张某不仅没有履行抚养义务,还故意遗弃子女,已属违法行为,倘若不知悔
改再行遗弃,情节恶劣构成遗弃罪,警方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警方介绍,女童母亲在电话中承认,女孩系其与孩子父亲的非婚生子。孩子父亲住在大兴,有自己的家庭,孩子今年8岁,母亲今年40多岁,父亲60岁左右。

随后,民警通过张某联系上了他的妻子,通过电话也给予她严厉批评并告诫。经过民警的教育,夫妻双方表示孩子也是他们的心头肉,之前的做法只是一时气糊涂了,今后再也不会因吵架赌气让孩子受罪了。经过民警的开导,姐弟俩也愿意跟父亲回家。

民警崔林浩说,女孩和母亲张某生活在天津,每次来北京见孩子父亲都不敢声张,对外称回娘家见姥爷。此次,女孩和母亲张某一同来北京索取抚养费,但郑某拒绝承认孩子为其亲生女儿。生气之下,孩子母亲张某将孩子扔在小区门口,独自回了东北老家。

通讯员 秦公轩 扬子晚报记者 裴睿

孩子父亲称愿意抚养 但目前不符合条件

民警将女孩接回派出所后,一直在做女孩母亲和父亲的工作。“孩子母亲张某在电话里承认把孩子放到小区门口,称没有能力抚养孩子,要么孩子父亲给抚养费,要么孩子父亲把孩子接走。”据了解,刚开始孩子母亲电话处于关机或者不接听状态,后慢慢和警方沟通。

后来,民警辗转联系到女孩父亲郑某。最初郑某不承认孩子为亲生,后来才承认。郑某已表示想要抚养孩子,但目前并不符合相关规定。

据了解,由于女孩为非婚生子女,需要做亲子鉴定确认亲子关系后,父亲郑某才可以将孩子领回家抚养,而亲子鉴定也需要母亲配合,但母亲张某至今未现身。

“我们也在做孩子母亲工作,并告知其做法可能涉嫌违法,”民警崔林浩称,派出所正请示有关单位,考虑是否立案抓人。

孩子目前暂住救助机构 “想妈妈,想回家”

孩子最初由民警接到清源派出所,安置在内勤宿舍。派出所工作人员为女孩买来了零食,陪小女孩聊天和玩耍,还有民警将自家孩子的衣服拿来给小女孩穿。

在派出所生活3天后,后经收容所协调,孩子被送到礼贤镇一救助机构生活。12月6日下午,记者想要探望孩子,但被救助机构负责人劝回。“孩子独自在一个房间,有专人看护,”该救助机构负责人介绍,小女孩称在读小学二年级,现在每天小女孩会自己做作业、写字等。

清源派出所民警曾专程去救助机构探望小女孩,“她说想妈妈,想回家”。民警崔林浩说,希望孩子母亲尽快将孩子接回家,让孩子得到应有的生活和教育。

孩子母亲涉嫌遗弃罪

据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介绍,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条规定,“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遗弃未成年人”。另据《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韩骁说,孩子母亲张某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和刑事责任能力,在明知其女是未成年人,且无家可归的情况下,将女儿遗弃街头,独自返回东北老家,放任女儿面临生活陷入绝境的危险,其行为对未成年子女极不负责,已具备一定的恶劣情节,涉嫌遗弃罪。

韩骁建议,父亲想要抚养孩子可做亲子鉴定:“女孩为非婚生子女,做完亲子鉴定,确认亲子关系后,可以将孩子领回家抚养。”

韩骁还介绍,如果女孩父母均拒绝领回孩子,按照有关规定,女孩应由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临时监护。女孩的其他监护人、近亲属、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均可提出请求照料女孩。

遗弃易让孩子性格现偏差

据民警杨菁介绍,看望女孩时,民警提到其母亲和父亲时,孩子好几次红了眼圈。“家庭给孩子带来的是伤心,让她有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忧虑。”

对此,北京市广安门医院心理科室主任医师王健介绍,从心理学上,孩子、父亲和母亲属于稳定的家庭结构中的亲情三角,一角缺失会导致家庭关系处于游离状态。

此外,孩子父亲郑某向警方承认,孩子曾随其生活一年,后因读书问题,孩子随母亲到天津生活。

王健指出,6岁前为孩子最需要安全感的时期,这种安全感要远远大于孩子基本的生存需求。不稳定的生活环境可能会导致孩子安全感缺失。孩子的生活经历会给孩子留下总是被人抛弃的阴影,并产生认知偏差。“孩子可能会觉得,原来被父亲抛弃,现在又被母亲扔在了大街上,她会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人喜欢她。长大后可能会影响到孩子的认知,也可能导致性格偏差。”

王健建议,救助机构不仅要从生活上照顾孩子,给予孩子基本的安全感,也要对孩子做一定的心理抚慰工作。“最好的办法,还是孩子的父母当着孩子面和解,双方在今后常探望、关心孩子。”新京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