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清洁工,最痛感悟

图片 55

让富豪体验穷人的生活,那会是什么样的光景?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曾制作《穷富翁大作战系列》,找来香港江南四大家族之一,纵横二千集团创始人田北辰,一天只花50元港币,并住在不到1坪笼屋里,体验清洁工生活。刚接下挑战时,田北辰强调,「弱者有斗志,也可变成强者」,没想到执行清洁工作2小时就快受不了,感到沉重的挫败。

原标题:在香港,穷人不是靠努力就能翻身的

如果世界只有阶级之分
我们该何去何从?

图片 1

今天我们将通过一个探讨香港结构性贫穷及贫富悬殊问题的真人秀节目来一窥香港尖锐的贫富差距问题。

穷富翁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田北辰。

来源:雪球

香港曾有一档电视栏目,
名叫《穷富翁大作战》,
专门让那些人生赢家,
体验下层劳动人民的生活。

田北辰来自香港江南四大家族之一,外号「田二少」,父亲是香港的纺织大王,具有哈佛硕士学历,创立独立的服装设计品牌,在全球有近700家实体店面,现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立法会议员,纵横二千集团创办人及主席。

作者:南迦巴瓦1999

图片 2

按照节目组规定,田北辰在体验期间必须交出身上所有现金、提款卡、手机,遇到困难也不能向朋友求助,一天的生活费,只有50元港币。

田北辰,香港G2000老板变身清洁工

其中,香港富豪田北辰,
在住了两天1.6平米的笼屋,
体验了最底层清洁工的辛酸后,
说出一句令人痛心的感悟:
社会正极严厉地惩罚读不成书的人!

图片 3

主人公田北辰,是香港的江南四大家族董、唐、田、荣中田元灏家族的成员。田北辰的父亲田元灏曾是香港纺织界的头面人物,人称“一代裤王”,田北辰的母亲荣志文是香港的江南四大家族荣氏家族后人。田元灏与妻子荣志文生下田北俊及田北辰两个儿子。
虎父无犬子,田家兄弟不仅驰骋商界,而且都是政坛猛将。哥哥田北俊现任香港自由党荣誉主席、立法会议员。这里分享一件趣事,田大少曾将高级超市CitySuper等同于“街市”,被香港市民讥讽“不识民间疾苦”。

图片 4

▲笼屋示意图。

现年65岁的田北辰曾留学美国,在哈佛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回港后他先是协助父亲管理制衣生意,后自立门户,开创以牛仔裤为卖点的奔腾品牌,1985年奔腾改名为纵横2000,G2000现坐拥全球700多间店铺。

在参加栏目之前,
对于穷人为何而穷这件事,
田北辰虽未明确表态,
但他提到了自己成功的法则:
“我从来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享受,
永远在计划着下一步。
如果你今天对自己满意,
明天就会被人淘汰!”

节目组安排田北辰住进1.6平方公尺的笼屋过夜。刚踏进「家」里,田北辰有点意外,并感叹了一句,「比我想像中小一点」,随后开始整理生活用品。

图片 5

图片 6

在这样还算「中上」水平的笼屋,共有30多户挤在狭小的「格子」中,卫浴是公共空间,月租大约1千多港币,以清洁工月薪大约6000到7000港币来估算,除去生活开支,其实所剩不多。经过与邻居聊天,了解情况后,田北辰说,这些人「好像等日子过一样,没有盼望」。

G2000
在节目中亿万富豪田北辰将体验底层百姓的生活,做清洁工,每天只有几十元零用钱。

对于优胜劣汰的社会竞争,
他更是无比坚信:
“如果你有斗志,
弱者也可以变成强者。”

图片 7

节目开头,田北辰乐观地说:“我始终信奉自由市场,淘汰了很多弱者。只要你有斗志,弱者亦可以变强者。”

图片 8

田北辰在笼屋中无法入睡,起床甚至还有些头痛,想着第二天要到湾仔上班,干脆早起规划公车路线,结果一到车站才发现,要上班得搭通宵巴士,且车票来回就要27元港币,剩下的23元包含三餐,无论怎么分配,都是不够的。在感受完住宿、交通,隔日田北辰将开启清洁工体验。

讽刺的是,节目末尾他却说:“我每天努力工作只是为了吃一顿好的。”只字不提如何依靠斗志变成改变命运之类的话。
身为香港“一代裤王”的儿子,一生衣食无忧,在节目中将住在老弱贫苦的社会底层人士生活在罐头似的“贫民窟”笼屋里。

然而两天之后,
田北辰的态度,
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
“在强弱悬殊的情况下,
只有弱者越弱,越来越惨!”

图片 9

笼屋,一张张床位被铁丝网或者铁皮团团围住,犹如一个个笼子,“笼子”里边除了床具外,还有各种生活用品。

图片 10

▲清洁工一早就开始工作。

图片 11

田北辰是香港江南四大家族,
中的“田家二少”。
父亲是纺织业巨子“一代裤王”。
他本人是个非常努力的富二代,
本科毕业于康奈尔大学电子工程专业,
后又攻读下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路人见到我就像见到魔鬼一样」,田北辰说,原本计划在两个小时里得清理一整条街的垃圾桶,但因为动作慢、2个小时过去才清理了两个,午餐时间要继续清理,没得休息;且身上又脏又臭,路人经过身边时都加快脚步,甚至捏着鼻子,看起来让人很受伤。

“贫民窟”
笼屋里面居住的多为老弱病残的长者,没有工作,全部依靠领政府综援(相当于低保)生活。同屋长者说,住这里谈不上什么环境,没有选择,过一天算一天。

图片 12

经过一上午的工作,田北辰形容,真的「很恐怖」。好不容易下班,吃饭却又是一项大挑战!在便利商店,他手中拿着仅剩的23元港币,只够买得起最便宜的三明治,体力耗费过大,这点食物完全吃不饱。在便利商店一个一个商品比价,买不起想要的食物,恐怕是这位大富豪从未想像过的日子。

田北辰为此感叹:很惨,没意思,好像等日子过,(等死)一样,没有盼望。
不想上班迟到,田北辰唯有下楼问路,平时出入都由司机接送的他,不知道如何搭乘公共交通。6:15AM上班只有通宵巴士,车费要十三块多,而他每天只有五十港币生活费,田北辰由此感叹:交通费扼杀了穷人的生存空间。

毕业回港后,
他不愿意吃家里的老本,
选择自立门户,
创立了纵横二千集团,
(G2000和U2服饰)。
在吃了无数的苦之后,
终于在全球扩张千家分店。
而后,他又进军政界。

图片 13

第二天,田北辰一早便开始了清洁工作。倒垃圾、扫街对于他来说并不容易,所有工具和垃圾全要全靠劳力运送,原本要在八点半之前清理完十几个垃圾桶,但是过了大半个钟头,他才清理完了两个。

图片 14

在下班同时,田北辰发现同事还要赶往下个工作地点,感到非常震惊,因为一上午的工作下来早就累坏了,怎了还有体力去打第二份工。

图片 15

之所以参加这档节目,
缘于一个非常功利的想法。
那就是在日后的政治工作中,
他可以写出更具影响力的文章,
拿出更可信的材料来说服别人。
“因为我曾置身其中,
这样会更让人信服。”

同事说,「一份薪水不够,只有5千块,起码要再多3、4千元才够生活,所以要多做一份工作」。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与时间让田辰北觉得不人道,顺势推翻体验前「只要你足够努力,就能成功」的想法。

田北辰开始清洁工作

图片 16

图片 17

田北辰说自己平时上街常常被人索要签名,但是今天他这一身的打扮,三尺之内都没有人靠进。让他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人让小孩在垃圾桶里解大便。

于是他跟随主持人,
来到偏僻的油麻地,
爽快地交出了自己的钱包,
住进仅有1.67平米的“豪华笼屋”。

▲经过体验,田北辰才真正认知到,有些穷人的生活难以翻转。

图片 18

图片 19

田北辰表示,这样的生活如果坚持一个月或者更久的话,未必会有斗志,因此决定提前结束「贫穷体验」。他说,「我这两天只是考虑吃东西。我完全没什么盼望,我甚至都不想,我努力工作只是希望吃一顿好的」。

终于熬到了中午,可以吃午餐了,但是手里只有这么少钱,可以吃什么呢?走进便利店,觉得每一样都很美味,但是因为没钱,大部分都买不起。田北辰说: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试过,在便利店买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面对这样的工作,熬了整整9小时,田北辰终于可以下班休息。但是原来和他一起上班的同事,还要赶去其他地方做夜班清洁,因为一份薪水在香港不够生活。

这间屋子月租1350港元,
相当于人民币1200元,
实际上就类似于火车硬卧那样的床位。
在这栋楼里,这样的房间30多个,
每个房间上下两个床位,
空间层层阻断,小如胶囊,
卫生间都是公用的。

「我现在明白他们大部分的想法,怎么会规划下星期、明年、将来会怎样?最重要的是解决下一餐」,田北辰说,「感觉在强弱悬殊的情况下,只有弱者越弱,越来越惨」,当这些人想改变命运时,世界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

田北辰认为香港社会整个经济结构,让没学历、低技能的人士过着艰难的生活。他觉得自己现在住的笼屋贵得离谱,钱不够用,提出想看看其他更加便宜的板间房。中介告诉他,现在的床位全部都要六百港币。
中介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搬回来住了,因为外面租金上涨负担不起。板间房没有热水供应,洗澡需要自己烧水。连洗手间上面也隔出了一个床位。

图片 20

▼壅挤的香港城市。

图片 21

整个“参观”过程中,
田北辰紧绷的面容上,
始终透出一股拧劲儿。
连说那句“比我想象中小一点”时,
都还有些不服气,更像是在说:
“没关系,我能想办法搞定。”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穷富翁大作战系列》是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十年前制作的节目,总共三集的节目中,找来多位来自较富裕家庭、拥有高学历或成功经验的香港人,体验基层人士的日常生活,或露宿街头,呈现贫穷最真实的面貌,同时探讨香港贫富悬殊的乱象及出路。

厕所上面隔出一间来睡人,靠梯子爬上去。

出于好奇,他去拜访邻居们。
见一位老伯迷在电视前,
田北辰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你平时经常看电视?”
“没什么嗜好,所以看电视。”老伯说。
“平时看到几点钟睡觉?”
“凌晨一两点。”
“一两点!?”
那口气就像是在责备对方:怪不得你穷成这样。

图片 25

图片 26

视频截图出自香港电台《贫富翁大作战》

第二位老伯年事已高,
没有工作,
每月靠3700港元救济金生活,
扣除1300港元房租,
剩下的钱勉强能填饱肚子。
整个交谈过程中,
老伯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没办法。
没有选择,没有希望,
“活一天算一天罢了。”

田北辰惊讶香港竟然还有这样的环境,而且价格还不便宜。中介告诉他因为香港的土地太贵了,发展商兴建的楼宇价格昂贵,导致香港租金普遍上涨,也影响到了这里的租金。
香港政府让市场主导,而自由市场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政府不能把责任推给市场,而是该给这些辛苦人“一个身为人最基本的生活”。

图片 27

统计处调查显示,香港租金飞涨,导致20万港人无奈选择住劏房(即是业主或二房东将一个普通住宅单位分间成不少于两个较细小的独立单位,作出售或出租之用)。

这一圈走下来,
田北辰脸上的自信,
慢慢被沮丧代替了。
环顾四周,
他不得不承认:“很惨,很没意思,没有希望,
好像文件被锁在柜子里,
这不是一个很有人性的居住地方。”

图片 28

图片 29

劏房单位居住情况

尽管时间已经不早,
但习惯提前做规划的田北辰,
为避免明早迟到,
还是上街询问上班路线。

本港劏房近年大行其道,原因主要有三个:
香港楼价租金一直高企,远超一般人付担能力,令劏房这类廉价房屋需求激增。
政府近年忽视市民需要,推出作用不明显的房屋政策,完全解决不了市民的住屋问题。
政府对劏房没有作任何规管,业主们可肆无忌惮地将单位改建成劏房。

图片 30

很多底层百姓的家厕所是四张椅子加起来的总面积,厨房比一张餐桌还要细小,进出进入,要侧身缩肚擦肩而行。柴湾的工厦劏房,一个工业单位不合法地劏开十多个住宿小空间,一家多口,便蜗进这些“棺材房”内,一切的起居饮食只能以床代椅,或站着用餐,公用的厕所设于大堂,狭小的空间只能让住客坐在座厕上淋浴更衣。

到地铁站一问,
才得知坐地铁上班来不及,
而通宵巴士需要13元。
可节目组参考,
香港底层人士真实的生活标准,
每天只给他50元生活费。
他反问节目组:
“我哪有这么多钱?”

图片 31

图片 32

劏房虽小但好歹还有独立空间,还有更差的木板隔间房、笼屋房!

早在2004年时,
田北辰担任九广铁路公司主席,面对高票价的质疑,
他冷漠地回应:
“如果你觉得贵,可以有其他选择,
我们的铁路公司不是社会福利机构!”
而此时,他不得不承认:
“交通费扼杀了穷人的生存空间。”

图片 33

图片 34

早前有社交群组上载一张租屋广告的相片,月租2千元,租住位于官塘的唐楼的上床下厕房,上格床大约只有两呎半左右宽,而床下则是马桶厕所。

第二天,
他花“巨资”坐通宵巴士上班,
开始体验当街道清洁工。
时薪仅25港币,
清晨6点15开工,
一直要做到中午11点45分。
2个小时该清理10个垃圾桶,
但他半个小时才清理2个。

图片 35

图片 36

节目末尾,田北辰在每天不断重复的劳力工作,且薪水只仅仅够求取温饱的同时,他不再提“只要有斗志,弱者亦可以变成强者”
。他完全没什么盼望,每天想的只会是下一餐自己可以吃什么,绝对没有心力去计划未来。

原本已经腰酸背痛了,
但这边还没清理完,
那边又有人丢垃圾进来。
田北辰很自然地来了一句,
“真过分!”

在香港底层挣扎的人,每天都是为了下一餐或是下一个落脚处而烦恼。
难怪橙新闻专栏作家李伟民感慨:这么可怕的空间匮缺,怎可能不产生千千万万的严重社会问题?怎可能不衍生形形种种的精神病患者?每天上班在路上给别人推推撞撞,回家大小便也不能堂堂正正,人怎会不疯?
李伟民在《压你空间》一文中写到:

图片 37

“香港社会今天病了,真的是地产商霸权?是政府作为最大地产供应者的霸权?还是环保份子作为山野地最威猛守护者的霸权?香港遍山是地,遍海也可以填为陆地,为什么每天工作到只剩下半条命的市民,都不可以拥有一个有尊严、有“家”感觉的居住环境呢?

运气差的时候,还会遇到,
各种各样的易碎品、尖锐垃圾,
田北辰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工友径直走上前,徒手收拾。
“没事的,我们都习惯了。”

我记得小时候,香港到处是笼屋、铁皮屋、木木板隔间房、山边寮屋、上下层劏房、路边纸皮屋、天桥底席睡,到了今天,四五十年了,“住”这么基本一个字也写不好,还谈什么GDP翻了多少倍,我们叫香港市民忍下去,有空可以去郊野公园,或是多储二十年的钱就可以有首次置业的订金,这些说法,是作为人可以讲的吗?”
“在香港这个不及弹丸般大小的城市,有地却不能用,大家要勤练缩骨功,生下来便像老鼠般,只好认命躲在狭小沟渠。”李伟民的话让人颇感心酸。
香港穷人,努力不能改变命运。

图片 38

对于田北辰参加的真人秀节目,以及香港贫穷问题,知乎网友“负二”有以下认识:
香港面积约1000多平方公里,700万人,隔离性高(三面环海,与大陆通行不自由),加之多年来的充分发展,致使市场的每一个层面都处于饱和状态,在这种竞争压力下,不是靠努力就能上升的,人口少令所谓的“细分市场”、“长尾市场”、“小众市场”以及互联网创业等新兴行业难以赚到钱。
这导致社会底层的人上升很困难,但离开香港成本又太高,香港只有处于社会上层的富裕阶层有足够的资本离开香港,进入香港之外的更大的市场——香港本地市场对于他们财富的贡献已经趋于稳定,香港以外的大陆及全球市场又使他们越来越富,这部分热钱大多被用于炒楼,令中下阶层生存压力更大。

如此辛苦,薪资却这么低,
起早贪黑,累死累活,
就为了挣一口饭钱,
别的什么都不敢奢望。

香港两极分化严重,富人更加富,穷人越来越穷,恶性循环。如果是在美国、日本、印度,或是中国大陆这种大市场,人们可以选择从事人较少的细分行业来减轻竞争压力,或是选择离开到生存压力更小的地方去生活,上升空间还是很广阔的。
中国要提高中下阶层的民生,整治腐败甚至不是最关键的,若放松对于人口流动的控制,比如取消户籍制度,减少各级公路的收费,中下阶层的民生就会上一个档次。

图片 39

中国的待开发地区有着广阔的市场,能使更多人赚到钱,但现状是大多数人被束缚在土地上。但即便如此,北上广也比香港幸运一点,第一是因为地大,有扩张空间,以及人口众多,第二是因为出入相对还比较容易,所以问题还没有尖锐到香港那种程度。
实际上新加坡的问题也和香港一样,所以2007年的时候李光耀曾试图重新加入马来西亚联邦,但被马来西亚拒绝了,试想以新加坡之富裕,竟然想主动并入马来西亚这样一个“穷国”,在外人看来完全是失智行为,但李光耀显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好在新加坡的政府政策比香港要正确得多,没有像香港政府一样一路给金融和房地产开绿灯,才没有出现像香港那样严重的阶层分化。

但这顿饭也并不怎么可口,
因为只有15元的预算,
大部分的饭要20元,买不起。
平时喝着高级红酒的他,
只能在楼梯间喝白开水。

在香港,穷人不是靠努力就能翻身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40

责任编辑:

想去饭馆吃饭更不可能,
香港寸土寸金,
地价贵,铺租更贵,
连最便宜的饭都吃不起。
他这辈子还没尝过这种滋味。

图片 41

在经历了住宿、交通、饮食,
这三大项日常消费后,
对比大半天辛苦的工作,
田北辰得出亲身体会的结论:
“这样的付出和回报是不对等的。”

图片 42

工作到下午3点,腰都直不起来,
熬足9个小时后,终于可以下班休息。
但他惊讶地发现,同事们并不打算回家,
都纷纷为第二份夜间工作做准备。
以目前的收入,大家根本不够生活。
每天需要连续高强度工作16个小时。

图片 43

虽然累得头疼,
但田北辰睡不着,
于是他决定出去转转,
看看更便宜的“板间房”是什么样。
这些条件更简陋的隔间,
最差的床位也要每月600港元,
有隔断的高达1500至2000元。

图片 44

没有热水供应,各种脏乱差,
连厕所天花板上都有隔间住人。

图片 45

来到大街上,田北辰一脸沉重,
“这根本就不是给人住的。”

图片 46

他开始思索“社会公义”。
市场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
不一定有公义,
政府一旦将他们抛给市场,
也就是将他们抛向了非人的处境。

图片 47

而后,节目组特地安排他,
去打扫最脏最挤的街道。
人行道又窄又乱,必须避开行人,
结果,根本无需他避开行人,
人们看到他就像看到魔鬼一样,
纷纷主动避开,

甚至有人厌恶地捂着鼻子。

图片 48

最糟糕的是,
这种歧视已经深入潜意识,
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我从来不自觉如此讨人厌。
原来人们是以这种眼光去看清洁工,
很可能我以前也是一样。”

图片 49

原本为期7天的体验,

田北辰还没熬过3天,
便表示“已经体验足够”,
宣告提前退出,
成为第一位提前退出的嘉宾。

图片 50

对比他曾经所说的,
“我永远在计划下一步。”
在节目最后,
他站在清洁工的立场上表示:
“完全没有别的盼望,
只想着如何能吃一顿好的。
怎么会去计划下个星期?
最重要的是解决下一餐。”

图片 51

重回富豪身份之后,
田北辰说了一连串叫人痛心的话:

这个社会是在极严厉地惩罚,
“读不成书”的人。
他们并非不勤奋,
做的工作并非没有技术含量,
更不是无关紧要,
可他们的付出与回报显然不成比例。

当然,这样的人,
也受不到社会的尊重。
他们之所以生存如蝼蚁,
绝不是一句“你不够努力”,
就可以解释清楚的。

图片 52

这次体验,让田北辰深受震动,
他也为此付出了实际行动:
同年11月,因“大家乐”工资争议,
及最低工资等事件中偏向工人利益,
与党内立法会功能组别议员,
出现严重分歧,
他宣布退出自由党。

图片 53

整档节目看下来,
那些胶囊式的笼屋里,
四处弥漫着绝望的气息。
但更加令人感到绝望的,
不只是贫穷本身,
还有对贫穷的不闻不问,
甚至偏见、曲解和鄙视。

图片 54

如果世界真的被折叠,
那么让一、二、三空间的人,
彼此间充满怨念般鸿沟的,
一定不是反复折叠的时空。
而是我们对同类生命的生存处境,
本该抱有的慈悲和关怀,
已经彻底丧失。
最可怕的不仅限于贫富的壁垒,
还有心灵与心灵间顽固的高墙。

图片 55

等到那个时候,
我们自身的生存处境,
也将同样不再被注视。
你唯一能祈祷的,
就是天生处在一个不错的阶层。

感悟写在最后:
如何正确评价个人价值
1、我们身处的时代只能靠物品得到情感回馈
当大家追求金钱、好工作、名车时,他们真正想要的其实并不是事物本身,而是事物带来的关注和尊敬,还有随之而来的爱。法拉利不等于真正需要或者贪心,可能只是有颗极度脆弱的心,而且特别渴望爱。
2、有两类励志书籍特别火,如何在15分钟内成功、一夜成为百万富翁;还有一种则是如何解决自卑心理。但是社会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无限可能,却忽略只有少数人能成功的事实,从而造成很多人的不满和悲伤,对社会的失望,怨气越来越重。
3、社会是不公平的,功利社会,社会只会把奖赏给予有贡献的人,也就是努力工作的聪明人。但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并非真的实至名归,底层的人就应该活该如此,这样当贫穷显得丑陋,甚至罪有应得。其实他们只是没被幸运之神眷顾的人,但我们现在更习惯称呼这群人为“垃圾”,“废物”。我们不再相信运气可以主宰人的境遇,如果你说运气差而被裁员那没有人会信你,能力成为了唯一的评判标准。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
1、首先拒绝相信社会是全然功利主义,运气和意外造成了阶级原因的一大部分,除去这些你和金字塔顶端的人是平等的
2、创造出你对成功的定义,不要盲目的依附在社会的标准下,成功可以有多种方式,其中很多和地位无关,地位只是当今功利社会下对成功的定义。金钱方面取得成就的人很少在家庭或同理心方面成功
3、拒绝用外在成就定义内心价值,我们不需要外界的认可才做好自己。你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可,你TM就给去厕所里对自己说,我就是最牛逼的!因为一份理想主义的勇敢和坚持,在穿越狂风骤雨后依然坚挺不倒,完好如初。保持这份蜜汁自信,不是给别人看的,是给自己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