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关不遗余力归还走私文物,布鲁克林艺术商被起诉盗窃古代文物

图片 7

图片 1布鲁克林艺术商被起诉盗窃古代文物

一项针对纽约最知名古董商的指控使人们注意到,掠夺者、走私者、艺术商以及其他相关人是怎样合谋,将印度或是柬埔寨神庙中的古文物偷运到美国,为它们制造一份假“简历”,粉饰一新后再以合法程序进入市场买卖。检察官称,Nancy在她们的画廊中拥有上百件非法艺术品,她丢弃了这些藏品原本的档案,并伪造不实的流传记录。然后她将其中380件委托给佳士得拍卖公司上拍,2012年3月,这批藏品共拍得1280万美元。

图片 2美国海关归还走私文物一览表

一位布鲁克林艺术商近日就像印第安纳·琼斯一样,售卖来自尼泊尔和印度神庙的文物。但不幸的是,这位名叫Nayef
Homsi的艺术商已经被检方提起了诉讼。

图片 3位于曼哈顿上东区的Wiener画廊

近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布声明称已将60余件查获的走私文物归还给了伊拉克,自2008年起,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简称ICE)已经向伊拉克陆续归还了1200多件文物。

在曼哈顿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发布的公报中,Nayef
Homsi在明知文物为赃物的情况下售卖了三尊印度教和佛教的雕像,而这也将导致他被铺。

据《纽约时报》报道,纽约最知名的古董艺术商之一——Wiener画廊的主人Nancy
Wiener在上周被逮捕,她被指控从国际走私贩那里购得价值超过百万美金的掠夺艺术品,并将它们非法出售几大主要拍卖行,她还通过制造假文件来掩饰其非法来源。

事实上,ICE旗下专门有一支机构称为国土安全调查局,其职责之一便是负责调查走私入境美国的海外文物,并主动将缴获文物物归原主。比如此次归还伊拉克的文物,一开始便是因探员在一家网站上发现一件早期苏美尔青铜斧的出售广告而产生警觉,继而由ICE牵头在纽约、巴尔的摩等地展开5次独立调查,缴获文物后便联系伊拉克大使馆讨论归还事宜。

这些非法交易都发生于2012年6月至2013年3月之间——其中价值最高的一件物品是13世纪的青铜三夜摩雕像,价值37万美元。交易总价达到50万美元。

在曼哈顿刑事法庭出示的一份诉讼文件中,公诉方与地区检察院指出,Nancy
Wiener以及几位同谋者至少从1999年就开始交易走私的非法文物。公诉方称,经过几个月来与一些匿名举报人的谈话,以及他们对上千封邮件和其他查封文件,还有多年来针对国际走私网的调查,最终决定提起诉讼。官方在今年三月份搜查了Wiener所在的画廊。

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起,ICE已经向全球30多个国家归还7800余件文物,这其中有来自法国、德国、波兰和奥地利的艺术作品,也包括大量来自中国的文物。2011年3月,ICE一并向中国大使馆归还了14件走私文物,包括7件隋朝的陶制骑士像、唐代的战马雕塑、宋代的佛头等。

和国土安全部协作下的检察官在3月25日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并要求法院冻结Homsi名下公司的所有资产。

“被告以修复文物为名掩藏非法挖掘带来的损伤,在拍卖行进行‘草买’以制造虚假的流传记录,还有通过伪造不实的文物来源,使其文物早于国际法规定的被掠夺文物出口年限。(编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70年通过了《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规定“公约仅适用于本公约对一国家生效后在该国提出索还请求”且是在“本公约对缔约国生效以后从该领土内被盗”的文物和非法出口文物,因此,对于公约在有关国家生效以前的流失文物,不能依据公约要求返还。中国在1989年加入该公约)”据一位爆料人说,因非法占有被盗文物而被背负重罪指控的Wiener女士,在交付了2.5万美金的保释金后被释放。

一般印象中,追索海外文物似乎总是伴随着漫长的纠纷,而对ICE来说,还意味着要替外国政府打官司。2011年ICE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将其馆藏的一件古代埃及木乃伊面具归还给埃及。ICE在诉讼中指出该文物是于1966年至1973年间被运往开罗参展途中被盗,物品来源非法,而博物馆则认为其于1998年是合法购买,甚至反诉政府非法扣押文物,于是双方展开了长达一年的法庭争论,最终法院认为检察官证据不足,判定博物馆保留木乃伊面具。

图片 4Nancy Wiener

Wiener的律师Georges G。
Lederman称他的委托人“自愿认罪”,并补充说“我们会核实指控并在适当的时机做出回应。”

Wiener的画廊中多为印度、东南亚、喜马拉雅地区以及一些装饰性艺术。它的网站上是这样写的,“三十年来,Nancy
Wiener都秉承着对于艺术诚信的最高标准。”2011年Doris去世后,女儿Nancy继承了画廊。

Nancy
Wiener和她的母亲Doris即便是在纽约的精英古董商圈子中也算得上传奇人物。她们帮助打开了印度及东南亚艺术的市场。她们的客户中不乏名流,其中就有约翰·洛克菲勒三世、西方现代派音乐的重要任务伊戈尔·菲德洛维奇·斯特拉文斯基(Igor
Fedorovitch Stravinsky)、杰奎琳·肯尼迪等等。

Wiener画廊的作品曾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诺顿西蒙艺术博物馆、布鲁克林博物馆以及世界各地的艺术机构所收藏,但暂时还没有人声称这些收藏在美国各大博物馆的艺术品遭到怀疑。

不过去年3月,Wiener画廊曾向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赔偿了108万美元,因为她在2007年出售给美术馆的一件坐佛,不久后就被印度官方指称是偷运出国的。

图片 5“坐佛#1”,1999年被卖Wiener卖给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

《纽约时报》的报道认为,这一针对Wiener的指控使人们注意到,掠夺者、走私者、艺术商以及其他相关人是怎样合谋,将印度或是柬埔寨神庙中的古文物偷运到美国,为它们制造一份假“简历”,粉饰一新后再以合法程序进入市场买卖。

检察官称在其母去世后,Nancy在她们的画廊中拥有上百件非法艺术品,她丢弃了这些藏品原本的档案,并伪造不实的流传记录。然后她将其中380件委托给佳士得拍卖公司上拍,2012年3月,这批藏品共拍得1280万美元。

佳士得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已经注意到了针对被告的严重指控,也正在密切关注着司法程序的进展。在未到合适的时机前,我们将保留进一步的评论。”

图片 6一件来自印度的红色砂岩浮雕,大约出自1-2世纪,由Doris
Wiener在2002年购得,她去世后这件艺术品在佳士得上拍。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透露,这份长达12页的诉讼来自国土安全部的Brenton
Easter专员,全文读来与其是一份法庭文件,不如说更像一章关于艺术品偷盗的剧情小说。

比如文件中有这样一个例子,1999年,Wiener被指将一件约2世纪的印度砂岩雕像“坐佛#1”卖给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几年后,博物馆提出需要这件雕塑的来源文件,Wiener女士给了他们三种截然不同的答案:一,她称这件作品由“一位匿名欧洲藏家收藏了35-40年”;后来她又说她的父亲在印度得到的这件雕塑,最后她甚至给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表示“他在1964-1966年间在越南挂出时买下的”。

这个名字就是 Ian
Donaldson,后来也成为调查员调查的相关人员。这三种解释似乎无一为真。调查员在搜查另一位艺术商租借的一个储存柜时发现了一张未贴标签的光盘,里面有三张“坐佛#1”的照片,其中之一显示坐佛“躺在泥泞的土地之上”,而这张照片的时间显示的是1992年11月8日。

另外,检察官称在2011年,Wiener画廊以50万美金的价格从一位尚未证实身份的同谋那里买入一件偷盗自东南亚的青铜佛像,然后她伪造了一系列文件暗指这件青铜器原本就是卖家拥有的。检察官认为Wiener将其运到一位修复师那里,把一些铲痕以及其他偷盗窃的痕迹都清除干净,而后以150万美元的标价陈列在自己的画廊内。有关部门在今年3月在画廊中查获这一件物品。

还有一个由《华尔街时报》透露的例子是,一位苏富比拍卖行的员工指出了一件柬埔寨湿婆雕塑上的一个裂痕,这件雕像是Wiener在2008年以25万美元购得的,“它被重新粉饰过来掩盖那些掠夺带来的痕迹”。这件作品通过拍卖行拍出了57.85万美元。

在指控中,有一部分物件被认为是经由Subhash
Kapoor这个人从印度走私到美国的,Kapoor是曼哈顿知名的艺术经销商,现正在印度金奈受审。他曾在纽约被指控拥有2622件总计价值1亿多美元的偷盗艺术品,其中大多数均在2015年在其曼哈顿和皇后区的仓库被收缴。

图片 7 一件约11世纪来自柬埔寨的湿婆像,由Nancy
Wiener在2008年购入,调查员相信该件物品也是被掠夺来的。

《印度人报》则关注到法庭文件中涉及的三位走私者:Om Sharma, Sharod
Singh和 Vaman
Ghiya。他们均和Nancy的妈妈Doris有过交易。三人被形容为“非法古董的供应者”,其中Vaman
Ghiya曾在2014年被拉贾斯坦邦最高法院指控走私神像,但后来无罪释放。

调查记者、长期追踪非法文物走私的专家Jason
Felch曾形容Wiener是“曼哈顿上东区最有名望的亚洲艺术画廊”,在这件事被披露后,他表示“即便在经历了十年改革后,艺术市场仍然充斥着偷盗和掠夺来的艺术品。”

印度一家追踪被盗文物的机构“印度的骄傲”主席Vijay
Kumar则认为,“这起诉讼将在世界范围内掀起涟漪,因为很多的博物馆都从Doris和Nancy那里买过东西。那些博物馆和藏家们现在将时刻警惕着联邦政府的工作人员会敲响他们的大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